今日最新:突尼斯:被恐怖袭击“谋杀”的经济网评十大政策 倾听民意新常态让家长色变的“激素食品”环球时报:党员带头拒绝土葬是最有效的平坟王刚桥:究责刑讯逼供,要回到立法原意美北卡州发生抗议:示威者拽倒纪念邦联士兵雕像视频:公务机要费案检察官争取十月底前结案视频:沙龙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将停用麻醉药视频:美国要求台湾更正"终止"即是"废除"言论蒋巨峰任四川省代省长 张中伟辞去省长职务石家庄团委副书记王亚丽涉行贿受审 曾造假骗官菲媒称中国正在美济礁扩建设施甘肃煤矿升井时钢丝绳断裂致16人被困井下湖南黄金大米试验调查结果公布:3名责任人撤职环球时报:刘汉案再证“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红色娘子军老战士临终叮嘱儿女:要永远跟党走石家庄市原国土局局长顾旗章被判死缓
  • 新闻热线:0572-8889090
  • 广电客服:0572-8662222
文字:   打印

又一位深藏功名的老英雄!这些事他妻子都不知道
时间: 2019-08-07 来源:本溪新闻客户端 作者:

本溪新闻网版权声明:凡本网的所有新闻作品,版权均属于本溪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微博、微信、论坛和手机客户端等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新闻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本溪新闻网”,以及该新闻作品的作者姓名。如有违反上述规定,本网将追究法律责任。



”宋广斌说,当时团购还只是处于一个推广方式,真正产生质变是在2012年。“当时天猫双十一的成交额是191亿元,震撼了众多品牌企业。”他表示,正是那时,一些优质企业开始寻求互联网业务和电商业务。  虽然与其他行业相比,家居行业的电商化进程尤为缓慢,但能够紧抓互联网资源与机遇的家居企业,便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实现产品、价格、渠道、促销等方面与消费者的对接。  “家居行业体量非常大,至少超过了万亿。”居然之家家居连锁集团总裁王宁就曾表示,家居企业和电商巨头合作,可以通过大数据对消费者未来的消费行为做出预判,甚至包括用户的精准画像等方面都可以通过分析实现。  合作从博弈到共赢  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使网络对商业产生了巨大影响。  自阿里巴巴抢先在家居卖场落子之后,京东也不甘示弱,在前夕与曲美、集美等家居品牌达成战略合作,6月16日,曲美京东时尚生活体验馆也正式对外开放。  2018年可以称作是家居行业与电商合作的一个新起点,而电商巨头在家居行业线下圈地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似乎正在吹响号角。以前处于博弈状态的两大领域,现在正在逐渐走向“竞合”与“共赢”的状态。  仔细想来,家居行业寻求与电商企业合作的原因并不难理解。由于行业始终存在地区价格差异、价格难透明、物流“最后一公里”问题难解决、线上线下体验难统一等瓶颈,因此更多企业希望能够通过电商企业拥有的优势,来补足自身短板。  据曲美家居相关负责人表示,与电商品牌合作之后的家居体验馆,可以为线上的商品提供舒适、合理的消费场景,线下馆内的线上商品扫码即可下单配送,真正实现了线下场景体验、线上消费的概念,为消费者呈现了沉浸式的场景购物体验环境。

  杨成余珍藏的部分勋章。通讯员刘炜摄

  他,曾参与解放战争,先后荣立3个一等功和两个二等功。

  他,主动放弃组织安排的工作,复员为老区发展呕心沥血。

  他,从未向别人提及过去的英勇事迹,深藏功名64年,更没有因此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直到今年统计荣立二等功以上退役军人信息时,才被发现这段光辉往事。

  他就是三门县亭旁镇杨家村95岁的老党员杨成余。

  虽已年过耄耋,听力几近丧失,视力也已模糊,但老人精神矍铄,声音洪亮。在他掷地有声的讲述中,当年的情景重现眼前。

  伤痕,是另一种荣誉

  杨成余,1924年2月出生于杨家村的一个贫苦农家。

  1948年11月,贫农出身、种田务农的杨成余在徐州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解放军步兵第一百二十一团第一营的一名战士。

  1949年10月1日,对于杨成余而言有着非凡的意义:这一天,他见证了新中国成立;这一天,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杨成余说,他到部队后,不分白天黑夜地打仗,大大小小的战斗,早已记不清打了多少回,但印象最深的是广东战役。

  1949年10月,广东战役开始,一次在掩护炊事班时,杨成余敏锐地发现前方山沟里有敌军活动。

  敌众我寡,杨成余却毫不胆怯,端起冲锋枪就带领两名战友冲上前去:“站住!你们已被我军包围,快投降!”最终,杨成余和战友凭着智谋和勇气,成功俘虏了9名敌军,并缴获机枪一挺、步枪5支,他因此获得一等功。

  此前,杨成余还随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参加了渡江战役。“很多战友壮烈牺牲了。”说到这里,杨成余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那时候敌军在前面撤退,我们在后面没日没夜地紧追,一天要行进八九十公里。粮食不足时,1个连120人,一顿只吃12斤米。”

  1949年到1950年,在向大西南进军中,已经成为副班长的杨成余,因英勇奋战表现突出,再次获得一等功。

  1951年2月,在剿匪战斗中,杨成余奋勇保卫村民生命财产安全,又一次荣立一等功。除此之外,他还曾先后荣立两次二等功。

  枪林弹雨中,杨成余幸运地活下来了。战斗留给他的,除了光荣,还有伤痕。他的眼睛在作战中受伤,如今视力模糊,小伤更是遍布全身。但在他看来,这些伤痕是另一种荣誉,“上了战场,我们就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关键时候,有些战士还用自己的身体吸引消耗敌人的弹药,为后续部队打开缺口。”

  

  杨成余老人。

  党员,就要冲锋在前

  南京、上海、广东、广西、贵州、云南……

  解放战争期间,杨成余的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村里人都以为他已不在人世。1955年3月,即将复员的杨成余,回了趟家乡亭旁,大家才知道,他还活着,但此时家中父母已过世。

  根据表现,部队准备安排杨成余到兵工厂上班。但这趟回乡,他得知亭旁这个老区建设急缺基层干部,他二话不说:“我留下!”

  “我是共产党员,我不带头谁带头!”就这样,杨成余脱下军装,复员回到亭旁镇杨家村,任村大队长,带领村民改溪造田、辟山造地。

  “那时技术落后,大家你一榔头、我一簸箕,一点一点地徒手开荒了600多亩土地。”回忆起当年的开荒景象,杨成余不无感慨地说。

  上世纪70年代初,田少人多矛盾在山区亭旁日益突出,仅靠开荒的田地,解决不了温饱。开发蛇蟠涂,成为当时亭旁解决这一矛盾的出路。1971年冬天,杨成余响应号召,先后带领杨家村的400多村民自带粮食、铺盖,手拿簸箕、铁锹,浩浩荡荡地从山区奔赴海岛围垦。

  寒风刺骨,冰天雪地,杨成余赤脚踩在结冰的海涂里奔波。为加快围垦进程,即使脚被划伤,他也只是用稻草简单包扎下,继续忍痛干活。“那会儿,他已经50多岁,身体并不好,围垦的苦非同一般,可他从不喊累。”曾和杨成余一同参与围垦的杨家村村民陈志芦回忆。

  杨成余长期在蛇蟠岛上驻扎。一年到头,不到腊月二十八,妻子梅珠凤很少能见到他的身影。虽说是大队长,但杨成余的工资并不高,每月十几元工资要养活5个孩子。家里粮食没得吃,梅珠凤靠砍柴、种地等攒工分,减少丈夫负担。孩子们也十分懂事,放学回家帮忙挖番薯、做农活。

  经过大家20多年的接续努力,蛇蟠岛上筑起了近20公里的海上长堤,围垦良田1.58万亩,亭旁人均土地面积翻了好几倍。

  战功,深深藏在心底

  在杨家村任职的22年里,杨成余工作挑最苦最难的干,任劳任怨,从不争名夺利。

  部队期间的功绩,更被他刻意尘封起来,连家人都不知情。直到2019年春天,这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往事才被揭开。

  今年4月,亭旁镇网格员、杨家村妇联主席杨莲春来到杨成余家中核对退役军人立功信息。杨成余从旧箱子里翻出了服役有关的退伍证、立功奖章等材料,杨莲春看到一枚枚军功章,心头一震:“没想到我们身边竟然藏了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战斗英雄。”

  在场的小女儿杨灵芝也愣住了。那一刻,她才知道不善言语的父亲,原来竟有着如此辉煌的经历。

  梅珠凤同样不知情。她回忆,当初嫁给杨成余,他们住在父母留下的简易木头房里。一家人除了几个木头做的盒子和几床棉被外,什么家当也没有,“婚后第二年,他生病了却没钱看病,我就卖了从娘家带来的嫁妆,给他治病。”

  “杨成余是战斗英雄”的消息传开后,左邻右舍个个感到意外:“只知道他是老党员,没想到他当过兵,还是立过战功的大英雄。”也有人感到不解:“你有那么大功劳,为什么不向组织提提要求,改善生活?”

  对此,杨成余说:“当年和我并肩作战的很多战友都牺牲了。跟他们比,我这点战功根本不值一提,国家给我的已经够好了。”

  对这位老兵的话语,村党支部书记杨成来特别能理解:“村党支部每月的主题党日,杨老一次都没落下过。村里建起‘初心广场’,他每天清晨都会来转转,还跟我说这个广场名字取得好。他说,‘无论什么时候,作为党员,都不能忘了自己的初心’。”